TXT全本 > > 私奔[娱乐圈] > 第67章
    【卧槽?什么情况?】

    【???蔚芋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觉得是因为昨天晚上有关小枳的热搜!】

    【百年不遇·江老竟然发微博了!呜呜呜这就是对孙媳妇的宠爱吗!!!!】

    【昨天的热搜不会是蔚芋爆出来的吧……我记得前段时间小枳还跟她合作过一部网剧(俏咪咪地安利一下《杀人》里的小枳太帅了!!!!】

    【我搜到了,蔚芋, 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生, 代表作《我们青春年少时》《小温暖》等,跟小枳还是同班同学/疑惑】

    【同学之间爆出来对方隐私也有点儿太那什么了吧?尤其是小枳最不能提及的伤痛(。】

    【江老威武!江老万岁!我为江老砸个墙!!!!】

    评论直线增多,蔚芋的很多黑料一时间全被扒了出来, 从如何上位到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都因为这件事,被所有人知道了。

    别稚是真的不知道蔚芋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毕竟她跟同寝室的也没有怎么讲过,只是提及过自己从不过生日, 网上别父跟别母去世的时间对上,倒也还说的过去, 但是抑郁症这件事…..她实在不知道蔚芋是怎么知道的。

    舒见月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枳宝?你上次跟我讲的同学是蔚芋吗?”

    “嗯。”别稚承认,这会儿她想瞒也瞒不住。

    “………”

    舒见月无语了。

    前两天, 她看到蔚芋跟某个秃头大肚的中年男子上了辆车, 当时舒见月没怎么注意,只是觉得中年男子旁边的女孩她有点儿眼熟,仔细想了下, 想到是当时她帮别稚转发网剧的海报,她匆匆见过一次。

    “知道她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了,”舒见月智商在线:“跟水甜酒店的张老板套出来的,要没想错,你生日宴的时候应该也邀请了张老板吧。”

    “可能吧。”别稚也没注意过名单。

    舒见月跟她聊了聊现在网上的情况,又跟她念叨几句, 那边儿的工作又要开始了,别稚压了电话,回过头,发现江淮北已经站在身后挺久的了。

    他手里拿着手机,看到她打完了,才走过来,扬了下:“爷爷的电话。”

    爷爷!

    电话!

    这是电话见家长吗!

    别稚犹豫一下,接过电话前还清了清嗓子,努力把声音放到更软,恨不得立刻化身为糖水:“爷爷。”

    江老爷子一听这甜丝丝地喊声,立刻展颜:“诶,是小稚吧,什么时候到家里坐坐?”

    “过几天有空了就去见您。”别稚还有点儿紧张。

    “不着急,不着急啊,”江老爷子笑呵呵的:“你忙你的,不用特意过来,江淮北有没有欺负你啊?要是欺负你了一定要跟爷爷说,爷爷给你撑腰,打不死那个混小子。”

    “没事儿的,爷爷,江淮北对我挺好的。”

    别稚想起了网上的事情,毕竟是帮了自己,怎样也该感谢江老爷子:“爷爷……网上的事情。”

    “没事儿啊,怎么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我孙媳妇儿,是吧?”

    江老爷子是昨天晚上收到消息的。

    走在一线道路上,消息极其灵通的江老爷子,立刻知道了背后造成这一切的主谋,二话没说,通知公司,与蔚芋解了约。

    江老爷子很喜欢别稚,毕竟能把自己小孙子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他也是挺难见的。

    ……孙媳妇儿。

    这个称呼,她还有点儿脸红,偷偷看了一眼江淮北,别稚冲电话里说:“谢谢爷爷。”

    江淮北不知道江老爷子跟小姑娘说了点什么,现在她脸上都是害羞的神情,抢过电话,江淮北问他:“爷爷,您又跟她说了什么?”

    “有你什么事?”江老爷子心情好不容易好了点儿:“把电话给小稚!”

    “不给,”江淮北感觉到别稚轻轻拽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有空我带她回去看您,您就别耽误您孙子培养感情了吧?”

    江淮北没有再继续听后边儿的话,电话就被压掉了,他把手机收了回去,拉住别稚的手,问:“刚刚我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别稚才不会承认呢。

    “没什么你脸红什么?”江淮北抬手,摸了下她的脸颊,手指轻轻一捏,还能感觉到有点儿滚烫的温度:“还热着呢。”

    “那是因为天气好热!”别稚反驳。

    因为江老爷子出面,风波很快平息了。

    但别稚患有抑郁症的事情却是让许多人都知道了,尤其是叶之恒这个话唠,看到微博热搜以后,他给她发来的消息就没断过。

    【叶之恒:小枳!!!!!!】

    【叶之恒:??小爷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些?】

    【叶之恒: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

    ………

    【叶之恒:气死我了,那个蔚芋是个东西吗?好在江氏开眼!!】

    【叶之恒:是江淮北跟他爷爷说的吗?没想到江淮北一把年纪了还找爷爷呢?他是葫芦娃吗?】

    目睹了全程的江淮北一脸黑,皱了下眉,有点儿想让别稚把叶之恒拉黑:“有什么好聊的?”

    江淮北不爽:“他是不会看微博?”

    别稚:“………”

    每次遇到这种事,江淮北就跟吃枪药一样。

    别稚看他的表情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把手机抢过去,着急地点开对话框,撇清关系:【?可可不生你气了吗?】

    【叶之恒:………】

    【叶之恒:你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之恒:我怕你儿子都打酱油了,姜思可还不理我:)】

    【叶之恒:我好气呀,本身之前氛围都挺好的,这两天不知道她又怎么了,忽然就又不理我了!】

    接下来的时间,叶之恒一个人自言自语了很久,从他跟姜思可情况好转到忽然下落,像是讲不完似的,偶尔还配上几张图片,比小女生都小女生。

    别稚故意把聊天记录给江淮北那边儿偏了偏,表明的很清楚。

    你看,他在追其他人呢。

    我跟他的关系很简单,普普通通姐妹情,仅此而已。

    “过来。”江淮北拉着她坐到花园的座椅上,

    别稚一条腿搭在他腿上,垂着头还在看评论留言,除了大片的啊啊啊就是在说江淮北吃醋,她忽然有点儿好奇:“江淮北。”

    “嗯。”

    “你心眼怎么那么小啊?”别稚仰起头,直勾勾地盯着他:“你看啊,我跟叶之恒关系好,聊两句你就不开心。”

    江淮北:“………”

    “还有清让哥,”别稚跟他一一盘算:“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在片场,你还问我为什么不叫你哥,叫清让哥是哥,就这么一个称呼,你都受不了。”

    “……嗯。”知道躲不过,江淮北干脆承认:“受不了。”

    别稚愣了下,脑子一抽,明知故问:“啊?为什么受不了?”

    江淮北没说话

    他没有跟她在清醒的时候说过这些,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够明显。

    “没事儿,”别稚也知道理由,怕气氛尴尬,刚想把身子扯开,跟他打岔:“我又不是——”

    “因为吃醋。”他打断她,看着她。

    似乎从来没有明确跟她说过喜欢:“小姑娘,听懂了吗?。”

    她没有说话。

    看到他凑近的身影,他拉近她:“因为,你是我的。”

    ——所以像个坏脾气的小孩。

    占有欲极强的,想你跟我天下第一好。

    “………”

    两个人磨磨唧唧一会儿,别稚才想起来正事还没有干,这件事虽然解决了,但她作为当事人,起码也应该发个微博回应一下。

    【别枳呀: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过去都将过去,现在只会更好。】

    她的微博一发,态度表明的也很清楚了。

    确实,她不能摘清当时发生的意外,是她的问题,不是她的问题,谁不能说清楚。

    她在这样的折磨中生活了十二年,为了这份苦难痛苦了十二年,失去家人的痛只有她跟两个哥哥能知道,其他的人都无法评价。

    难道他们愿意这件事发生吗?

    过去的终将是过去了,无论是谁先把这份话题挑了起来,她也不会再继续怪罪下去,每个人都各自做好各自的事情就好。

    现在呢,她遇到了更好的一切,她会变得更好,不再留恋于过去凝固的时间。

    是真的走出来了。

    【呜呜呜呜我女鹅十二年都在为这件事所难过,不知道这人什么居心呜呜呜】

    【心疼女鹅】

    【怪不得宝贝儿从来不提生日,原来是因为这个,呜呜呜宝贝儿也太惨了吧!!!!】

    【我还记得小枳第一次得奖的时候,就在百花奖上,说她想要成为更好的人,配得上我们的喜欢。当时只是觉得小枳很努力。还有在小枳直播的时候,说总是受到很多人的保护,觉得她有些不好意思而已。现在看起来……小枳是真的很温柔啊啊啊啊。因为父母离开患上了抑郁症,一直想要努力去变得更好,让父母看得见呜呜呜我真的要哭了】

    【嘤,这么说还真的有点儿感人】

    没一会儿,沈清让和舒见月她们也纷纷转发了别稚的微博或者在微博下边儿给她相关的留言。

    【沈清让RANG:都会好的。】

    【舒见月亮:姐姐相信你,抱住枳宝。】

    【姜思可:呜呜呜呜小枳加油!】

    【别朝:嗯。「转发热门微博:@ 别枳呀: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过去都将过去,现在只会更好。」】

    【别暮:会实现的。】

    一众人的评论里,唯独叶之恒的最出色。

    【叶之恒:为什么不回复我微信了「勉强微笑.JPG」】

    【哥哥你真的是一股清流,没有看到大家都在鼓励枳宝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真是不太聪明亚子!安慰小枳!好吗!!!!】

    【哥哥你追不到小枳是有原因的,反思一下自己吧!!!】

    江淮北已经看到了粉丝的留言,上一秒还上扬的嘴角,下一秒就坠机了,简直比川剧变脸还快。

    “江淮北。”别稚戳了下他的脸。

    “嗯。”手机切了个号,江淮北又切回了自己的大号。

    下一秒,叶之恒下面的评论也多了一条。

    【江淮北:「微笑.JPG」】

    ……

    三秒过后,转发也多了一条。

    【江淮北:乖。「转发热门微博:@ 别枳呀: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过去都将过去,现在只会更好。」】

    本身都在哈哈哈的评论区,下一秒就成了土拨鼠的尖叫专场。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乖!!!我又可以了!!呜呜呜呜一个乖我就受不了了!!!】

    【我怎么感觉小江总像是吃醋了,看到叶之恒马不停蹄地就出来了?】

    【吃醋+1】

    【呜呜呜呜什么神仙爱情???】

    【妈妈我又吃到糖了呜呜呜呜呜呜】

    江淮北这么一出来,别的还好说,结果一开始说要整理江淮北跟别稚恋爱经历的小粉丝也站出来了。

    整理出来的小甜糖又要补加新内容了,正主发糖的速度总是太快,她都整理不过来了。

    小粉丝一时不知道忧愁还是快乐,发布了迄今为止自己吃到过的所有的糖。

    【全世界都会转粉的怀子cp万岁:#怀子cp#呜呜呜大家好!还记得我最开始粉这个超话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邪教粉丝!现在翻身邪教把家当!我成了官配本配!

    本来是想再攒攒放糖果集合的,这些资料都是通过网友爆料再加上我日常的积累一起的,差不多有二十一页文档了?我整理的时候一直在想江总到底得有多喜欢我们小枳。

    呜呜呜我越整理越觉得自己承受太多了qwq(我还是个单身狗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所以!忍不住想放给大家一起来吃顿狗粮!!!不要因为我是朵娇花而怜惜!!点进链接!跟!我!一!起!吃!狗!粮!!!!

    「微博链接:江淮北x别稚: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粉丝:“………”

    路人:“………”

    我操?

    怎么会有二十一页文稿???

    他们俩到底背着我发了多少糖???

    江淮北垂眸,看了眼图片,似乎整理的还不错,没再继续看下去,江淮北点了个转发,转到了自己的大号上。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这些糖都是被正主盖章了的糖。

    图片整理的很长,别稚加载了好一会儿才全部加载完成,可以看出粉丝在做这个的时候十分用心,每张图片都选择了淡粉色的背景,看起来甜蜜又赏心悦目。

    别稚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下拉着图片,有些事情她知道,有些事情她不知道。

    最初以为是因为沈清让才为她说话的粉丝,在那么多疑问声中,只有他在不停地帮她反驳。

    还有,应该是他们因为小猪而生对方的气,他装作普通的粉丝在她微博下留言要电话恋爱的时候,在电话里,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当时她还不确定对方是江淮北,只是跟他说了几个解决方法,他都一一地在做到,给她时间,给她空间,又在她难过的时候立刻出现,安抚她,似乎是玩笑话一样,跟她说带她私奔。

    后来,他参加综艺,她因为丁童逸在跟他闹脾气,故意很大声地在跟沈清让和叶之恒拍照片,把他晾在身后。但粉丝截图的照片里还有他,他在那么一秒,抓紧时间,想要跟她合照。

    再后来,他买下她的后援会,开始给她当起了后援会的会长,每一次做数据分析形势控制评论他都在场。她第一次被骂的晚上,他忽然起身离开,回到房间,她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评论里还补充了这件事的结尾,因为不想别稚继续被骂,他亲自私聊过营销号。

    ………

    在飞机上的照片,是空姐拍摄的,当时他只是一块背景板,事情爆出以后,有人再去对比江淮北跟她旁边坐的男人的下半张脸,发现了是同一个人。当时,是她八岁以后第一次坐飞机,紧张又不安,他就这么出现在机场,陪伴在她身边,在不知不觉中减少了她对于飞机的恐惧。

    他的手机屏保,在粉丝见面会的时候也被发现,是她被通知发微博那天,他在车上跟她的自拍,他也一直没有换过。

    “江淮北,”别稚偏过头,鼻尖忽然有点儿酸,她对上他的视线:“你到底还藏了多少小秘密瞒着我呀?”

    “嗯。”江淮北轻轻地笑了笑:“确实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别稚警觉起来。

    江淮北低下头,勾勾手指,看她无意识地靠了过来。

    他的声音低缓,带着笑意,问她:“别稚,接过吻吗?”

    忽然回想起了那个晚宴。

    那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挑破,他总觉得自己占在上风,所以把心思全都藏起来,还故意灌她一杯酒。

    没曾想到,她喝醉了酒,就这么跟着他出来,又浑浑噩噩地贴附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防备意识。

    江淮北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也许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

    她的视线只是微微扫到了她,就让他看到了未来的模样。

    不相信爱情,对任何事情都不曾有过的上心。

    但遇到她,许多事情开始变得奇妙。

    莫名其妙的烦躁。

    无端端地好心情。

    不为什么的,没有理由的,只因为她在他身边,情绪就被她所牵动。

    时间好似倒退回了那个时候,江淮北与她的距离这样的近,他的鼻尖蹭了蹭脸颊,极为亲昵地,让她仰了仰头。

    而后,吻住她的唇,似乎与当时相同,可又完全不同。

    他的声音微沉:“现在,你接过了。”

    想起来了吗?

    从开始到现在,不懂喜欢到只喜欢你,一步一步,兜兜转转,从未变过。

    一直是她。

    她是他的。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