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头号嫌疑人怎么又是你 > 第 78 章节
    路希被噎了一下,但也没办法说狠话,只能语气软和地威胁她:“你要不说也行,但之后可能就没有出场机会了啊?我这就要破案了。”

    路爸爸凑过来嗤之以鼻:“你吹,你再接着吹。”

    路希看向小关手中已经放进证物袋里的那把枪:“荆警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膛线痕对得上吗?子弹确定是从这把枪里射出来的吗?”

    荆固安点点头:“确定。应该是凶手知道没办法离开,如果还把这把枪带在身上,搜身的时候就没办法解释了,才会趁着混乱把枪扔在地上吧。”

    小关补充:“而且上面没有任何指纹!”

    荆固安拍了拍他:“这倒不是很稀奇,今天是婚礼,在场的很多人都穿着西式礼服戴了手套。只要戴着手套开枪,就不会在枪上留下自己的指纹了。”

    小关激动地一拍手:“我知道了!那凶手就是戴着手套的人,开完枪之后只要把手套摘掉也就不会有硝烟反应……不对,这还是有点勉强吧?他怎么能够确定火.药残留物不会飞到手套以外的地方,这不保险啊。”

    荆固安无奈地笑了笑:“所以手套只能作为参考证据,当不了决定性证据。”

    路希欣慰地拍拍小关的肩膀:“许久不见,你倒是进步很大,会自己否定自己了。”

    小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夸自己,暂且就当做是在夸奖,于是露出了个傻乎乎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路希觉得身后祝星夜好像幽怨地看了她一眼,等她回过身去的时候,他又乖乖地趴在了那里。

    路希坏心眼地笑了笑,亲切地问小关:“小关呀,你多大啦?”

    小关傻乎乎地挠挠头,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刚毕业没多久,今年23。”

    路希笑容温和:“啊呀,比祝星夜年、轻呢。”

    身后的视线越发焦灼,管理员清了清嗓子凑过来,压低声音提醒她:“差不多行了,你也不怕晚上回去祝星夜躲在被窝里哭。”

    路希见好就收,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从红毯两边系着的气球里摘了一个下来,解开系口的绳子放了气。她捏着这个漏气的气球朝小关招了招手:“小关,那把枪借我用用。”

    荆固安点头之后,小关才把枪递了过来,路希拿着气球和枪鼓捣着什么。管理员好奇地探头探脑:“你干嘛呢?”

    路希翻了个白眼:“案子都是你设计的,别在这个时候给我装不知道。”

    管理员理直气壮:“案子是我设计的,但我还是会好奇你能不能猜中我的设计啊!你鼓捣什么呢,让阅卷老师看看。”

    “做好了。”路希笑嘻嘻地把手里的东西举起来。

    小关疑惑地看着路希把干瘪的气球套在了枪口上:“这……这是做什么?”

    路希笑眯眯地把枪举起来,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周围的NPC尽职尽责地尖叫起来。路希把枪还给小关,张开双臂笑着说:“要不要再检查一遍我身上有没有硝烟反应?”

    小关张大了嘴,呆呆接过□□,最后只能给路希鼓了鼓掌:“原来是这样……真亏你能想到啊!侦探!”

    荆固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样确实就不会有硝烟反应了,而且用干瘪的气球开枪的时候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气球破裂声……但是就算我们知道了手法,光凭这个也找不到凶手吧,这个机关里并没有指向性的线索。”

    路希笑了笑:“你们检查的时候找到破碎的气球了吗?□□是光秃秃被扔出来的,那上面没有挂着气球。这也正常,毕竟如果枪上套着气球,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这个手法,我想那个破气球会成为证据的。”

    小关立刻跑出去招呼人搜查:“刚刚没捡到,以防万一我让大家再找一遍!”

    技术人员把宴客厅内翻了个底朝天,小关面色凝重:“报告,没找到。”

    荆固安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无所获,更何况这个时候,现场如果没找到,那事情反而更简单。荆固安看向路希:“那么只有可能破气球还在凶手身上了。如果没想到这个手法,即使我们搜身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破气球,恐怕也不会特别怀疑。毕竟身处在到处都有气球的婚礼会场……”

    路希附和:“而且警方测试硝烟反应,主要是用试纸重点测试身上、手上,也不会专门去检测一个破气球的内部。”

    荆固安沉下脸:“真是狡猾的家伙,小关,请现场所有人配合我们调查,让我们检查一下随身物品。”

    “我想没这个必要了。”路希摇摇头走到她妈妈面前,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脑袋,“我说你们怎么想的,设计在我婚礼上让我妈杀我对象,像话吗?”

    路妈妈一愣,似乎还想否认:“啊?不是,你怎么……哎?”

    路希戳了戳她:“我刚刚刚进门走红毯的时候都看见了,你手里捏着一大把气球,而且这几个人里只有你戴着手套。现在自首还来得及,给你最后的机会表演一下自己的隐藏身份。”

    路妈妈沉默了一下,随后发出了一串标准的反派笑声:“哈哈哈!傻丫头,没想要居然还是被你发现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儿。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吧,我就是……黑暗世界里的地下军火女王!”

    路希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最后还是努力扯了扯嘴角,给她拍了拍手,干巴巴地捧读:“哇——你好棒棒哦!”

    管理员挨过来小声说明:“事先声明,这个人设是她自己坚持要的,虽然我们也试图说服她,但是失败了。”

    路爸爸也凑过来低声说:“怪我,我最近在家听小说,喜欢听那种兵王类型的,你妈也跟着我听一耳朵,这不就……”

    两个警官NPC已经呆愣在当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看样子接下去的问询工作也只能由路希来了,她叹了口气揉了揉脸,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在嘲笑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问:“那请问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路妈妈摆了个深沉的姿势:“我也是等你们订婚才发现的,他的爸爸是咱们的仇家。这个时候不让你们结婚反而只会引发他的怀疑,但我也不能让我的傻丫头就这么嫁给仇人的儿子……我就想了个好办法,我要让他在最高兴的时候从云端坠落谷底!哈哈哈!”

    路希不可置信地转头问她爹:“这也是你那小说里教的?”

    路爸爸挠了挠头:“这应该是她自己看的电视剧里教的……什么我爱你但咱俩有仇那种,撕心裂肺抓心挠肝的。”

    路希面无表情地转过身问:“说完了吗?”

    路妈妈意犹未尽:“完了。”

    路希转头看向两位警官,一脸嫌弃地摆摆手:“拷走吧。”

    之后鸡飞狗跳折腾了一阵,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大家携手从游戏里出去前往婚礼现场。路希扭头看着一脸满足挂着手铐的她妈,再看了看一脸宠溺搂着她妈的她爹,还有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身血污的祝星夜……

    路希真诚地说:“妈,咱们家戏这么多,我没搞个影后当当真是对不起你们。”

    路妈妈慈爱地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宝,妈妈看得开,你自己没当成拐了个影帝回来也不错。”

    管理员擦了擦额头的汗:“可算完了,这事可比工作难多了,你不知道我给他们搞了多少个剧本,什么在婚礼上献舞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的杀手啊,什么从天而降一个机器人在宴会厅大杀四方然后你去帮大家孤胆报仇啊……我一开始还担心叔叔阿姨会不会放不开,是我小看了大家。”

    路希有些惭愧地低下头:“……辛苦你了。”

    祝星夜清了清嗓子:“不生气了吗?”

    路希目光毫无生气:“不气了,现在比较怀疑自我,我们家到底什么基因啊?”

    路妈妈:“是全天底下最可爱的基因!”

    路爸爸:“没错没错!”

    祝星夜也笑起来:“嗯。”

    路希瞪了祝星夜一眼:“你现在惯着他们,以后可有你后悔的时候!对他们这种胡闹行为,必须给予严厉批评!”

    祝星夜乖乖地听着,然后露出个笑脸:“但是我也挺开心的,很热闹,就像……真的家人一样。”

    “是家人啊。”路希握住他的手,“他们当然是喜欢你才会拉着你一起胡闹的,你已经是我们家的啦,跑不掉咯。”

    等到回到现实世界,路希知道还得再经历一次婚前化妆环节,差点两眼一翻就地晕倒。路希歪着头装死,化妆师也不会这么简单放过她,在化妆台上挑挑拣拣,拎出一大串刷子。

    “咦?这怎么还有封信呢?”

    路希诈尸一样抬起头:“什么信,谁的信?”

    化妆师露出一个神神秘秘的笑脸:“啊呀,好像是新郎官的信哎——”

    “咳。”路希矜持地接过信件,好奇地展开了信纸,确实是祝星夜的笔迹。

    “路老师,我想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刚从游戏里出来,可能还有点生气。我真的很想亲自哄一哄你,但他们说婚礼前我们大概见不到面,所以我提前给你写了一封信。”

    “我倒不是想希望你别生气,因为我想你大概率也不会真的生气。而且你生气的时候也很有意思,哄你也很有意思,虽然有时候我看起来很着急,但大多数时候我都乐在其中。我们准备这个案件的时候,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我想你错过这些也太可惜了,所以想写信偷偷告诉你。”

    “我们在准备现场的时候,伯父还跟伯母一起跳了一段舞,我很难分清到底是什么舞种,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随性发挥的。期间伯母踩了伯父好几脚,但是伯父都忍耐下来了,之后他还跟我说你跳舞跟你妈妈一样差,让我以后当心点。不过不用担心,如果你想学我会慢慢教你的,如果你只是想要开心地转圈圈,那我也保证不会让你发觉你踩到我了。”

    “他们还告诉我,你小时候的梦中情人似乎是葫芦娃,七个葫芦娃最后合体变成的……好像是叫小金刚?抱歉,我小时候没怎么看动画片。虽然我不能喷火吐水,但如果你想要尝试不同性格的恋爱的话,我还是挺有信心能让你一直有新鲜感的,可以比七个还多一点的。”

    “……”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要跟你说点什么,也许我自己也有些紧张。阿恒说我们在一起以后,我整个人就跟泡在蜜罐里一样,就快冒粉色泡泡了。我倒是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有什么变化,但我很期待往后有你的的每一天,我很想快点见到我的新娘。”

    路希看完了信,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她想,难道喜欢写这样肉麻的信也是祝子哥的家学吗?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婚纱,问化妆师:“你看看我身上有没有哪里能塞封信的?”

    化妆师哭笑不得:“你这裙子哪里塞得下啊!你就放在这儿,我替你看着,绝对丢不了。”

    路希摇摇头:“这哪里是丢不丢的问题!我要把这个揣在身上,然后等到晚上回去,在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我就刷地把这封信展开,当着他的面再念一遍,嘿嘿嘿!”

    化妆师表情微妙:“你还挺恶趣味的。”

    化妆师想办法把信塞进了路希的腰封里,好不容易折腾完,路远同志站在了她的化妆室门口,幽幽地看向里面:“宝,爸爸紧张。”

    路希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这句话有点耳熟,不都预演了一遍了吗?你怎么还紧张呢?”

    路爸爸咂了咂嘴:“你别把自己说得跟二婚似的,游戏里面跟现实里面能一样吗?这次真的要把你的手交到别的混小子手里了……”

    路希挑了挑眉毛:“混小子?你之前不还说他肯定是视力不行才会看上我的吗?”

    路爸爸摸了摸鼻子:“那不是之前吗?我现在觉得他也没那么顺眼了,长得也就一般帅,有钱也不一定能好好宠着你,工作还忙不能顾家……”

    路希听着,也没有打断他,路爸爸越说越小声,最后无奈地挠了挠头:“好吧,其实他没什么问题,我也知道你也没那么好……但是事到临头了我还是舍不得你。”

    路希握住他的手:“我只是结婚,你又不是见不到我了。”

    “嗯。”路爸爸笑了笑,“走吧,希望你这次不会再同手同脚。”

    路希郑重地点点头:“我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路希牵着爸爸的手再次走上红毯,她下意识在人群中找了找自己的妈妈,保持着微笑低声在爸爸耳边说:“幸好老妈手里没拿气球,不然我会怀疑祝星夜还得再躺一次。”

    路爸爸原本已经酝酿出了一包眼泪,被路希这么一说,硬生生又给憋回去了,还差点破涕为笑,最后只能顶着这么一张纠结的脸,表情古怪地把路希的手放进祝星夜手里。

    路希看着祝星夜,他就站在对面,大概是因为有了之前一次胡闹的经历,路希这会儿不仅一点都不想哭,反而有点想要笑。

    她唇角翘了翘,眼里不由自主漏出点笑意,祝星夜不明显地清了清嗓子站到她身边,微笑着说:“忍住,别笑啊。”

    路希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红毯两边的宾客也跟着嘻嘻哈哈笑起来,祝星夜无奈地扶着额头,看着自己的新娘站在红毯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路希一手拉着他:“不行啦,祝子哥我笑得直不起腰来。”

    祝星夜叹了口气:“那就没办法了。”

    他稍微解开一颗西装的扣子,一手揽住她的腰,低声在她耳边说“压好裙摆”,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周围的宾客更加热烈地欢呼起来,祝星夜带着笑一步步带着她往前走去:“路老师,为了站在你的身边,我也算是经历过生死了。不说上刀山下火海,大牢里倒是进了很多次了。”

    路希歪了歪头抗议:“我也很努力啊,不说出生入死,大牢里我也捞了你这么多次了。你就在里面蹲着,我在外面费心劳力,辛辛苦苦为你洗刷冤屈。”

    祝星夜笑出了声,温柔地低下头看她:“路老师辛苦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

    路希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那我也好好珍惜你。”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结上了!囍!

    在这个欢天喜地的日子里,恭喜本兔作收喜提25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