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总裁破产后我怀孕了 > 第110章 世纪婚礼
    秦椒翻看星际新闻的乐趣之一,是围观各种八卦。星系大了, 什么五花八门的内容都有。

    近期热度较高的话题是关于许少将, 许承疑似与家人闹翻。有报道指出, 许承家里人与某位大人物的可爱孙女频频见面,许承则在追求神秘青年“垚”。

    许承和家人的意见不合, 不是第一次。读书时期, 许承坚持要报考军校,家里死活不同意,但许承最终读的军校。

    后来, 家人要求许承和苏钦结婚,许承不答应。直到许承金系异能暴动而亡, 他始终没和苏钦在一起。

    这一回,许承的家人瞧不起来历不明的穷小子阿垚,认为阿垚配不上许少将。然而, 许承不理会家里的安排,他经常陪在阿垚身边。

    以许承的脾气, 他认定的事情, 任谁都改变不了。许承家人心心念念的某大人物的孙女, 妥妥的娶不进家门。

    人们纷纷议论神秘漂亮的青年从何而来, 为什么获得许少将的青睐。

    据可靠消息,永天的拥有者已经新增一个名字, 垚。登记的名字只记录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垚”字,搜索不到任何的星际档案,与阿垚相关的全是谜。

    许承的家人显然不知道, 遭到他们嫌弃的阿垚,卫家眼馋很久了。

    卫家老太太恨不得赶紧把阿垚领回家,她甚至向卫奉扬提过和阿垚结婚的这件事。阿垚现身的那一刻,卫家当即意识到,就是这个人,阿垚的土系气息和许承的异能如出一辙。改变许承一生命运的,正是阿垚。

    卫奉扬听得一脸黑,他一口拒绝:“奶奶,那是许承的未婚夫。”

    卫家再看重阿垚的土系能量,也不可以乱来。肆无忌惮的抢夺别人的伴侣,严重损伤军队的形象。

    卫老太太不服气,未婚夫什么的,全是旁人的猜测。许承和阿垚本人没表态,证明卫奉扬还有机会。更何况,阿垚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哪点不符合卫奉扬的喜好?

    为这事,卫奉扬好一阵子绕着家门走,长期不敢回家,免得卫老太太又念叨不停。

    卫奉扬不回家,丝毫没改变卫家老太太的想法,她果断的找上门,向阿垚提出极其优厚的合作条件。

    许承拥有的治愈能力实在珍稀,而这样的特殊能力又与阿垚息息相关,只要有可能,卫家都不愿轻易放弃。虽说双系那会儿,卫奉扬的金系同阿垚的力量无法平衡,如果是三系,是不是有平衡的希望。

    卫家其实最先咨询的是贺世,问他卫奉扬的三系异能能否达成。贺世分外淡然的给出回复:“这事你们问我没有用,你们应该直接询问阿垚本人。”

    于是,卫家到了永天,他们满怀诚意的与阿垚商量。阿垚没表态,反而是许承毫不犹豫的回绝,他态度坚定:“不行。”

    他不给卫家明确的理由,总归就是不同意,许承绝不接受其他金系的体内有阿垚的力量存在。

    阿垚扬起嘴角,他偏着头问许承:“不行?”

    “不行。”许承回答得格外肯定。

    随后,阿垚看向卫家一行人,他笑了笑:“抱歉,这事不行。”

    卫家老太太倍感无奈,她不是征求许承的意见,她是在征求阿垚的意见。她问道:“你当真不再考虑一下?你需要什么,你尽管提,我们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听到这话,阿垚问:“什么条件都可以?”

    卫家老太太应道:“不威胁星系安危,不违背道德准则,我们卫家能办到的,全都可以。”

    阿垚的问话刚说出口,许承立刻紧紧握住阿垚的手。许承没有再开口,此前那句“不行”足够表明他的态度。

    下一刻,阿垚的手指按在许承的眉心,抚平他眉宇间的愁意:“别皱眉,生气不帅。你有没有特别想要的?卫家说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我。”

    许承心里一时间五味俱全,他握着阿垚的手不由放缓了力度:“我想要的,我自己争取,永远不会用你作为交换。”

    最终,阿垚拒绝了卫家的提议。许承的反对是一方面,阿垚的力量对卫奉扬无效是另一方面。

    阿垚明白卫家老太太不会轻信他的解释,他分出小团力量给对方,既然卫家不肯死心,那就慢慢尝试,哪天成功了,哪天他们再谈要不要帮卫奉扬。

    神土一族的实力强悍,优势明显,弊端同样明显,一般异能者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

    要不是许承借助星球的剩余能量大幅度提升金系异能,许承照样承受不了这一系列的变化。所以,阿垚的力量对其他人而言,是永远没有办法使用的力量。

    送走卫家,阿垚转向仍然握着他手的许承:“怎么了?”

    许承直直地看着阿垚:“你曾说,你想和我谈恋爱,和我结婚,这些话过期了吗?”

    阿垚没着急回答,他反问许承:“你想和我谈恋爱,想和我结婚吗?”

    许承低头轻吻阿垚:“想。”

    对于许承的回答,阿垚笑着抱紧对方:“小承承,恭喜你,还没有过期。”

    那一天,阿垚如愿以偿的解开了许少将的扣子,从领口的第一颗开始。他心满意足的过起甜蜜的恋爱小日子,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里,该有的关系一点儿都不少。

    许少将的星际热门话题迅速提升,不是永天的两位拥有者在谈恋爱,而是黄金单身军官挥别单身,婚期将至。

    阿垚每次看到这些内容都笑得合不拢嘴,小八卦小新闻的进度比他和许承的关系进展都快,大众的脑补能力惊人。

    许承不执行任务时,许承陪着阿垚,许承执行任务时,阿垚依然同行,作为许少将的特聘协助人员。阿垚本事大,能力强,外出不拖后腿,他给许承大量帮助,促进任务的完成速度。

    阿垚不再是跟在许承身后,他走在许承身侧。偶尔,阿垚欢天喜地的朝前跑,许承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一步步地走向阿垚的位置。当阿垚大笑着转过身,他就能看见许承走近他,眼底的神情分外柔和。

    这样的景象,是阿垚期待已久的景象,美好的梦境终于来到了现实。他奔跑在海边的沙滩,他和许承堆沙堡,拾贝壳,听着海浪的声音,他们相拥入眠。

    完成谈恋爱的目标后,许承向阿垚求婚了,许下一生的诺言。

    戒指是许承根据阿垚以前买的那枚戒指重新打造而成,仍是浮夸的造型,戒面一颗醒目的圆珠子,不同的是圆珠内填充的土系力量具有生长变化的能力,仿佛在构建一处全新的小小世界。

    婚礼当天,永天热闹非凡。

    许承身穿黑底金边的军装,他的肩章领徽清晰表明这是属于中校的军服,他四周环绕着纯粹的金系异能,是曾经的许承。

    阿垚穿着源自神土一族的古老服饰,坠地的长发,精致的五官,浩瀚无边的大地之力,如同站在神坛之上的神明,是永天供奉的神土一族的少族长垚。

    他俩一左一右,远远地站在巨石宫殿的两侧,面向对方所在的方向。

    与寻常的婚礼截然不同,许承和阿垚的婚礼现场,秦椒一家和周家兄弟是唯一被允许靠近的特邀宾客,他们站在巨石宫殿旁,其他宾客则相隔很远。大家一头雾水,不明白许承的婚礼是怎么回事。

    巨石宫殿附近的沙棘树和百岁兰早已调整位置,它们往后挪移一段距离。除却矗立正中的巨石宫殿,放眼望去,一片空地,不见丁点儿的婚宴喜庆气氛。

    很快,吉时到来,空旷的土地首先泛起褐色的光芒,紧接着,金系力量融入土褐光芒,两者融为一体。

    随着许承和阿垚面对面的走向对方,宽敞的道路也从他们的脚下延伸向对方。他俩相遇的刹那,道路就将相互连接。

    这会儿,最神奇的变化不是宽敞的道路,而是道路两侧的古老风俗的建筑。

    伴随阿垚和许承前行的脚步,他们走过的空地,先是出现道路,紧随其后是拔地而起的房屋,一座古老的城市逐渐形成。

    阿垚记忆中的神土一族居住地,家族昔日居住的地方。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永天神土一族,徐徐展现在众人眼前。

    不同于以往的土屋,这些新的房屋有了金系力量,它们愈发牢固,愈发坚不可摧,许承的金系为阿垚的土系支撑起稳定的支架。

    巨石宫殿旁,秦椒喜上眉梢:“平地建城,小土土的拿手好戏。今天是他俩的婚礼,我们全是陪衬,稍微表现一点点就好。”

    贺世对于出风头原本就不怎么感兴趣。他问过秦椒喜欢不喜欢这种方式,他送给秦椒一场更加盛大的婚礼。

    秦椒微笑摆摆手,与其被全星系关注,他宁愿清静一些。他觉得每天无忧无虑的化成原形,一株辣椒苗悠闲的晒太阳,才是最幸福的。

    一旁的周家两兄弟,周东沼面带笑容,他无奈何的摊摊手:“你们要省点力气,不能随便抢了新人的风头。我们是耗费大力气,再借助外力避免跟不上节奏。顶级异能的差异真的超级大。”

    秦椒哈哈大笑:“你努力表现,我保证不和你争。”

    不一会儿,一条小河流淌过这座城市,带来丝丝缕缕的水系气息。半空飘落轻柔的雨丝,朦胧的雨雾透着神秘。

    雨水落地的瞬间,数不清的嫩芽破土而出,翠绿的草坪送来绿意,一棵棵的树苗茁壮成长。

    一只火鸟展开翅膀飞翔在天空,火鸟一声啼鸣,无数小鸟自四面八方飞来,它们衔着大红的灯笼,它们紧跟火鸟沿途将灯笼挂满街道。火鸟停在一棵大树的顶端,别的小鸟陆续停留在各个树枝,瞬息间,所有的灯笼点燃,火光摇曳。

    新生的城市时时刻刻在变化,阿垚和许承也时时刻刻在变化。阿垚的长发变短,他走过远古岁月,走向星际时代,长发换为干净利落的短发。

    他的服饰从起初繁复厚重的长袍,独属神土一族的穿着打扮,逐渐变成类似军装制服的修身样式,不变是衣服上的神土一族的花纹,始终清晰可见。神明离开神坛,来到许承的跟前。

    另一边,许承的徽章对应他的军衔,他从中校,到上校,再到大校,然后是少将。

    许承军衔变化的同时,他自身的力量也在发生改变。

    刚开始是单纯的金系异能,而后金系的等级不断提升。到达某个时刻,他的异能从单一的金系转化为金土双系,此后土系异能提高,连带金系一同上升,升级到令人望尘莫及的双系等级高度。

    这一路,是阿垚和许承走向彼此的一路,波折不断,变化不断。

    当他们最终走到对方的面前,阿垚身穿白底金边的制服,绣着神土的图案,许承的制服是黑底金边,不仅绣有神土一族的花纹,更同时具备金系和土系的两种标志。

    许承牵住阿垚的手,他俩一起走向巨石宫殿时,一块巨大的石碑赫然显现,“神土之城”四个字浑厚有力。

    顷刻间,巨石宫殿光芒四溢,一束耀眼的光柱直冲天际。不久,不计其数的小光团从天而降,小光团飘落在这座新城,一道道半透明的人影赫然浮现。

    秦椒惊讶地望着那些半透明的人影,他瞅瞅巨石宫殿,又瞅瞅身边的贺世:“之前的彩排貌似没有这一段?”

    贺世说道:“也许是这片土地,送给他俩的新婚贺礼。”

    从星球崩散到现在,巨石宫殿第一次出现明显的变化,这足以证明巨石宫殿不曾彻底死亡,它还活着。

    半透明的人影们,他们的衣物配饰有神土一族的图案,却远远不及阿垚使用的花纹复杂。

    他们纷纷朝着阿垚和许承行礼,延续神土一族的礼俗,表达他们对少族长的敬意,更是表达他们对少族长婚礼的庆贺。

    他们低声道出祝福的语言,是其他人完全听不懂的陌生话语,阿垚和许承却明白,这些人在给予他们美好的祝愿,祝他俩幸福生生世世。

    小时候,阿垚听父亲说,这座巨石宫殿是家族的象征。它拥有了不起的力量,引领去世的神土族人的魂魄返回故地,最后再看一眼他们出生的地方。

    眼下,巨石宫殿带回来的这些魂魄,纵是他们在遥远的地方,纵是曾经的永天和此刻的永天大不相同,他们终是魂归故里,见证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

    阿垚和许承站在巨石宫殿的门前,阿垚在自己的名字旁边,刻下许承的名字,从此以后,他们相守相依,生死与共。

    巨石宫殿的光芒消失了,那些半透明的人影随之不见踪影。过往的一切已然结束,崭新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新的神土之城正式对外开放,宾客入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庆祝宴拉开序幕。

    人们走进这座以巨石宫殿为中心的神奇城市,它古老而美丽,它带着历史的厚重,又蕴藏无限的新意,它的将来充满无尽的可能。

    无论是观看直播的,还是身在现场的,大家对阿垚的身份愈发好奇。如此厉害的绝美青年被许承领回家,许承以后的异能成长不知多么强大,他们的孩子又将继承怎样的强悍实力。许承的运气好得让人深深的嫉妒。

    当然,秦椒表示他一点儿不羡慕嫉妒恨。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喜酒,他看了看身边的伴侣和小家伙们。

    他有他家霸总,他无比满足。至于下一代,他有他的孩子们,他更是极具信心,怎么比都不输。妖生一世,妖生赢家秦小妖怪椒,绝对的。

    作者有话要说: 秦椒:番外到这儿就结束了

    贺世:下一篇写《修罗场选我,我超凶的》

    小崽们:挥爪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