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综武侠]我自倾城 > 第205章 完结
    前世今生, 在李澈看来是件扯淡的事。

    上辈子乃至上上辈子的记忆, 即便再怎么深刻, 那也是上一个人的事情了, 即便恢复记忆,也还是和他隔了一层, 就算那个人也是自己, 可人又不是一成不变的, 少年时的想法在中年后看来兴许十分幼稚,中年时的念头到了晚年自然也有变化, 就像如今再回头看共工的事迹, 他也只觉得愚蠢。

    共工和颛顼争夺帝位, 身边只有两个大将, 而远远弱于他的颛顼不仅获得黄帝法旨, 更得到了无数神明的支持,即便天帝之位未定, 他也俨然掌握了大势,大势面前, 个人武勇何足道哉。

    共工本人或许不服气,但在李澈看来,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定局, 毕竟谁不希望由公正严明的贤君统治三界六道呢?以共工怒气上头能撞倒天柱的脾气, 想也知道他要是做了天帝,必然是个暴君。

    这样想来,被背叛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李澈非常理解。

    所以这不是他把鸡汤炖得又咸又苦的原因。

    李凝阳一进门就看到李澈在炖鸡汤, 一边炖一边流眼泪,眼泪还是非常诡异的红色,有几滴落到汤里,顿时冒出一股青色的烟雾来。

    李凝阳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李澈这个样子了,自从李澈长相开始变化之后,他就经常被吓一跳。

    新入门的弟子是聚居在一处的,这些人隐隐以实力最强,为人也最厚道的李凝阳为首,李凝阳自认有几分责任,不仅处处照顾新入门的弟子,更连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得去仲裁判决,这次也是李澈洞府隔壁的人举报他在洞府里熬毒,李凝阳才匆匆赶来。

    李澈的锅里浮着一只死不瞑目的野鸡,汤色泛青,鸡已经完全黑了,气味也极其感人,李凝阳刚进来的时候,几乎真要以为李澈在制毒。

    见到李凝阳进来,李澈抬起头,他的一只眼睛还在流泪,红色的眼泪顺着妖异的脸庞滑落在地,青石的地面被腐蚀开一片。

    李凝阳大约能够猜出来李澈不是故意的了,但他被熏得也要流泪了,一开口就是几声咳嗽。

    李澈把锅盖盖上了。

    因洞府大门没关,没了源头,气味渐渐散去,李凝阳松了一口气,见李澈仍然在流泪,不由得硬着头皮说道:“如音师兄,你、你可是有什么伤心事?”

    李澈平静地说道:“没有,我正要给阿凝送鸡汤。”

    那那那那那个玩意能喝吗?

    李凝阳倒吸一口凉气,差点以为这个入了妖道的师兄准备残害血亲了,张了张嘴,说道:“师兄,你要不要看看锅里……”

    李澈有些奇怪,打开锅盖,随即就和锅里那只死不瞑目的鸡对上了视线。

    他甚至忘记了拔毛。

    李澈又掉了一滴眼泪,把锅盖盖上了。

    李凝阳犹豫着说道:“如果师兄有什么伤心事,还是找个人说出来最好,凡事最忌讳憋在心里,憋久了反倒丛生心魔,不利修行。”

    他这些日子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活计了,菩提门下的弟子本性自然是没得说,但人各有脾气,有的师弟头一次离家,听闻要修行十多年才能下山,整日哭着说想家,有的师妹在山下订好婚事,这会儿突然入了道门,断了情缘,也来找他倾诉,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李凝阳已是准备硬着头皮听一听李澈的心事了。

    不想李澈听完他的话,沉默片刻,说道:“你说得对。”

    然后就起身换了一件衣裳,离开洞府去了。

    李澈原本是准备去找李凝的,走到半路上,脚步一转,直接去了菩提道祖的住处。

    菩提道祖正在和人下棋。

    李澈来时,只能看见菩提道祖的慈眉善目的模样,他对面那白衣人分明坐得极近,却像是隐藏在云雾里,看不分明,只能从那下棋的手上分辨出是一位男子。

    李澈并不打搅,立在一处等待。

    菩提道祖又下了几步,忽而开口道:“你过来替为师下吧。”

    李澈看了菩提道祖一眼,几步上前,目光落在棋盘上,当即明白过来菩提道祖为什么有此一说。

    因为棋局很明显一边倒向了对面的白衣人。

    李澈摇摇头,说道:“棋局已死,没有转圜余地。”

    菩提道祖只看模样,应当是很会下棋的,但他本人却是个再臭不过的臭棋篓子。

    那白衣人似乎是看了李澈一眼,便笑道:“那就重开一局,你我多年未见,想来也无话讲,手谈最好。”

    李澈也不客气,直接落座。

    说是手谈,当真是手谈,之后白衣人一言不发,李澈也专心棋局,黑白子来来往往,不多时李澈就赢了。

    白衣人道:“再来一盘。”

    第二盘仍旧是李澈胜。

    这下不等白衣人说再来一盘,李澈直接拾子重开。

    第三局,白衣人输得比之前两次还要惨。

    李澈便问道:“还要再来吗?”

    白衣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想来了。”

    李澈也不勉强,刚要起身,就听白衣人说道:“我今天来,除了找道祖下棋,也是为了你,昨日梦族上禀,我也看了你的梦。”

    李澈于是又坐了回去。

    白衣人的语气很是平静,平静地不像是面对一个昔日的敌人,似乎是斟酌了一下,他慢慢地说道:“当年之事,即便是我,也只是事后才听闻了一些风声,她从来没有站在我这一边过。”

    这白衣人话里的意思李澈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他说的是阿凝并不是他的人。

    李澈说道:“我没有怪她的意思。”

    只是有些难过。

    白衣人又道:“我当年一直很奇怪,炎帝部族已经多年没有壬女诞生,为何在你出生之后就有了她,你是邪气化身,刑克六亲,壬女受上天宠爱,不应该有你这样一个兄长。”

    李澈想了想,说道:“上天会宠爱一个人,也会恨一个人吗?”

    白衣人笑了,说道:“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正邪之间本无差别,我说上天宠爱只是说顺了口,严格来说,应该是女娲娘娘宠爱才对。”

    李澈沉默了一下。

    白衣人慢慢地说道:“女娲娘娘虽然身归大荒,但并不代表泯灭,她的真灵存于世上任何一处,她无善恶之分,只是有时会格外宠爱一些人,就像有传言说有壬女命格之人是女娲娘娘的女儿转世,所以生下来就要受尽宠爱,一生无忧。”

    李澈冷笑一声,说道:“我看不像。”

    隔着一层薄薄雾气,白衣人温和地看着他,忽然伸出手来,轻轻一点他的眉心。

    李澈忽然发觉,那些有关元京城,姒照,李妃的记忆竟慢慢地淡去了。

    恍如一梦。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不属于他的记忆,自那寒日冰河起,小女婴躺在河边,卖艺的李老爹挑着家伙渐渐远去,有个眉眼憔悴却十分贵气的妇人见到那婴儿,连忙命人上前将婴儿抱起来。

    女婴轻轻叫了一声,妇人的神情渐渐软化下来,接过了她。

    李澈忽而一怔。

    白衣人说道:“所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诞生在炎帝部族,也是今日道祖为我解惑。”

    李澈看向菩提道祖。

    菩提道祖摇了摇头,轻声叹道:“女娲娘娘境界远在圣人之上,据说诞生当日,便可预见终焉,在原本的轨迹里,本是没有颛顼天帝的,邪神临世,共工为帝,自此三界六道不见天日,女娲娘娘即便有大神通在身,但身归大荒是她的宿命,更无法插手来日的事情,这才有了壬女降生。”

    李澈一点都不意外。

    白衣人颛顼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生来只做一梦,梦里生灵涂炭,三界哀鸣,我还以为是娘娘要我谨守本心。”

    李澈说道:“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这话都不需菩提道祖来回答,颛顼便道:“你是邪气化身,三界众多生灵但凡有一个心存恶念,你就不会消失,我记得当时天庭开了八百多年的会议,想了无数个法子,最后也没能彻底杀死你。”

    还被他给跑了。

    自然,这话颛顼是不会说的。

    李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从菩提道祖那里出来,李澈的心情恢复了许多,他返回洞府里,熬了一锅普通的鸡汤,变化人身,端到了李凝的洞府。

    山上多是苦修之人,李凝倒是不太亏待自己,这会儿正在月下晃秋千。

    一见李澈,李凝就高兴起来,鼻子动了动,说道:“我刚才正想去打山鸡!”

    李澈盛了两碗鸡汤,坐在李凝身边喝了一口,整个人也跟着暖和了起来。

    李凝喝了两碗,很不仙女地打了个一个饱嗝。

    李澈抬起头,只见星河如水,明月在天。

    他忽然说道:“以前的话,还算不算数?”

    李凝有些不解,但却莫名地没有去问是什么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吧,李澈想。

    ……

    前尘往事我不再想,只想陪你到世界终焉。

    作者有话要说: 开放式结局,修道到最后是可以到下一个量劫的,至于下一个量劫,那就是**不让写的了qaq,恨不相逢严打前。

    新文《我养你啊[星际]》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收藏一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